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极乐之光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净宗经典净宗论注净宗要典净宗传承极乐法音感恩念佛莲友专栏莲友留言莲友博客净宗论坛庐山龙泉寺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感恩念佛>>欢叙集>>欢叙集(3)>>
欢叙集(3)
添加时间:   作者:   点击:2069

                                    (四)致小于居士

小于:您好!
    日前心莲居士印给我,有关您对上宗下舜法师所提问题的答复,也给我宗舜法师所提问题的内容。接到后第二天,她说要再寄给我,最近宗舜法师再发表之文,我向她婉拒,因为我实在不想读,也懒得读,多增加心烦而已。
    我读了这些所问与所答之后,只有感叹年轻真好!还有气力去做“小明与小华”的事,不像我一面在企业服务,工作重、压力大,有时早上累得爬不起来,但被排满的工作与开会讨论事务,又逼得只好提着公事袋出门。唉!拿人家的薪水,爱钱就去死好了!所以对于类此之质难相妨,说真的,我宁愿省下时间去吃一碗鲁肉饭或一盘水果冰,或干脆小盹一下。
    小于,各人的生死各人了。您我劝人念佛,重要的在于对尚不知念佛的人,死命拼力的劝请人家能念佛罢了!管他什么自力,他力的念佛,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只要他们能念佛了,就赶快再去劝请还不知念佛的,不是为某甲或宗舜法师对不对?《无量寿经》世尊说“当来之世,经道灭尽,我以慈悲哀愍,特留此经,止住百岁,其有众生,值斯经者,随意所愿,皆可得度。”想想看:经道灭尽之时,连《阿弥陀经》都不存在了,谁也不知道有“一心不乱”这句经文,更不知是否要临终能“一心不乱”才算数,什么“自力”、“他力”的论说也没了(当然也包括您和宗舜法师的这些来来往往),当时只要“随意所愿”就能“皆可得度”。那么,现在如果也“随意所愿”是不是也能“皆可得度”呢?如果是,那不就省事多了吗?还干嘛的,把时间用在这些呢?多去劝人念佛,愿生极乐净土才是重要!
    要知道理念的沟通接受是最困难的事!一对七、八十岁的老夫老妻,都会因理念的不同而引起争执;朝夕相处都还会沟通不易,况乎没有这种感情基础的?!
    我在一家很大的企业服务三十多年,二十八年前全企业进行建立管理制度,我负责的是“营业管理”。我顶着最高学府毕业,优秀的成绩及从基层服务累积的丰富实务经验,并且和老板充分讨论后,订定的管理制度,在推行时遇到很大的困难,因为负责营业的主管,宁愿用他们久年以来所认知的方式与理念,不愿改变习惯增加不便;可是他们的做法却是会在管理上发生弊病,也会减低工作效率,然而他们就是不愿修改他们的做法与习惯。最后,不得已,老板就将他们调职,甚至对发生管理弊病的主管给予免职,然后才渐渐推动出去。
    再如百年前,日本统治台湾时,日本农业专家看到台湾农民种植地瓜(甘薯),在田里一行紧接一行的栽种,长成的地瓜又小又少。日本专家要求种一行,隔一行之空间再种一行,地瓜才会又大又多。台湾老农嗤之以鼻,认为用膝盖就可以想了;一块土地如这么栽种,只用了一半土地,岂能收成反而多?自已吃过的盐都比日本专家吃饭还多,因此讥笑妨难。最后,日本政府下令如违反的,即抓起来关禁或罚款,农民才只好照着办,没想到收成时,真的地瓜反而越大,产量为过去的数倍。
    净土念佛法门,是从龙树菩萨《十住毗婆娑论》<易行品>、天亲菩萨《净土论》、昙鸾大师《往生论注》、道绰禅师《安乐集》、善导大师《观经疏》、《法事赞》、《般舟赞》、《往生礼赞》、《观念法门》等,一系列的继承敷演发扬的。这是“本愿”“他力”理念的由来。可是在唐武宗(西元841—846)废佛灭法之后,《往生论注》、《安乐集》及善导大师《观经疏》等皆被焚毁殆尽。这些经论在唐朝由“遣唐使”带进日本,可是日本宇多天皇在西元894年废“遣唐使”,继位之醍醐天皇又严禁人民私自出国,进行锁国政策,致上列经论在中国失传了一千年,直到民国初年才由杨仁山大德自日本友人南条文雄(净土真宗大师)引回中国。在如此长久的时间中,净土三部经全依禅学与理学,以自力之角度加以注解,所以有“寓宗”之说。“净土宗”之开立,是日本法然上人(1133—1212)所开立,以元晓《游心安乐道》所言“净土宗义,本为凡夫兼为圣人”及慈恩《西方要诀》所言“依此一宗”,迦才《净土论》所言“此之一宗,窃为要路”等文为典据,建立“净土宗”之宗名,而所谓“净土真宗”是在突显“净土”之真正宗旨,是法然上人之弟子亲鸾圣人所提出,并不是对“净土宗”另外别立的。善导流的净土理念,由此在日本发扬光大。
    试想:在中国已失传了一千年的“本愿”“他力”理念,在根深蒂固的自力久习中,岂是杨仁山大德虽然将失传之经论取回中国,就自能体会“他力”的理念呢?缺少环境的熏陶与理念的注入,宁不仍然被长久以来的习惯与认知所系缚呢?再者,自法然上人以降的净土真宗大师,毕竟距今都最少已有数百年以上,除非能醉心于日本古文,又何能看得懂呢?就算有看得懂的学者,如无佛学素养甚至有他力理念的净土思想,又何能真正体会文中的真义呢?从事于弘扬净土“本愿”“他力”理念而有译著的,始自于游藤老居士,近则有上慧下净法师在日本专研净土真宗时,无意中自旧书摊获得七十五册之《真宗全书》,二年前才加以翻印流通,据估流通到大陆迄今才数部而已,当中汉文之部分约有一半。我不知有多少人读过,真正了解多少?为能广泛使大家能真正体会吟味深沁法要,慧净法师近年来努力翻译著作,目前也才完成17本,这些都是最重要的部份。不知有多少人读过,真正了解多少?就《叹异钞》而论,您与宗舜法师的内容就有不同,这完全涉及对古日文造诣深浅,和对他力理念体会深刻的不同而会译文有了不同的味道。这不同的味道正是体会真义极为深切细腻,而能否拨动心弦之处。
    加之,吾人常会因年岁的增长,对世事经历的丰薄不同,对于经论随时会有不同的见解与境界。君不见,有些著作或录音带,常常是在尚年轻阅历与成长尚不足之下而完成的,但在年老了,理念与体会改变了,却无法收回以前青涩不足的作品而加以更改,造成流通的作品反而不是最后他已真正得到或体会的。
    另外,受生活环境与接触面的影响:譬如我一直都在商业面工作,涉及的都是我们出售产品给客户。每个客户每月都是数十万美金,不可能现金买卖必须放账,如何防止倒账,如何探知客户经营现况呢?而客户经营不好的,都在极力掩饰造假,往往最后就只好走上法庭进行民事或刑事的诉讼,在难以计数的接触人与事的过程中,深深体会到这副世间“业报身”的凡夫,实在没有“贪嗔痴”是活不下去的!进而也深度的审视自已,确确实实的承担善导大师的第一种深信:决定深信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如此掏空了自已,折伏掉自已一切所能,匍匐于最低劣卑微之处,从内心深处感到自已无一丝一毫之动能往生极乐无为涅槃净土。九年前,五十一岁时,从未接触佛教的我,初闻弥陀慈父大悲本愿名号救度的旨意时,就是以最最下下的下根人,一头冲入大悲本愿海。同时去听闻法益的同事谢君问我“那,你是无可奈何的信受啰!”我说“是的!不然我又能如何?”善导大师的第二种深信:决定深信彼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摄受众生,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这,不是用脑筋硬挤出来的“深信”,而是心与心的相念默契;不是讨论文章的善人恶人,在那里推敲斟酌。所谓“绝对他力”,是从自已内心深处做起,折伏自已、匍匐于低劣卑微之处,从而才能产生与佛心成就大悲本愿名号的疼爱,相契共鸣,心心相念默契。简单的说,佛就像父母看到了我这么体会,对我说“你终于懂得了我的心”,如此而已!
    我们的“见闻觉知”,如眼之能看,耳之能听,不是医学上所说的视神经、听神经的作用,追究其极处,乃是我们所有的真如自性推动的作用。我之能念佛,能领受佛号的救度,也是佛的大悲心所成就的真如名号所推动,认知于此,就是“他力”。这是从心态上确立,不是外在的枝枝节节。
    有一位初级中学的老师,自学校毕业后就在台湾很乡下的地方担任教职。学校小,学生少,生活更是局限于很小的人与事的接触面,教学的方式恐怕也有不妥之处,所以上课时学生嬉闹喧哗,而他也无能制止。他很认真读佛经,依文解义,因此就将他的认知,要大家做到什么什么的。我听到后觉得很羡慕,人家有那么纯朴善良的生活环保,而自已却在五浊恶世贪嗔痴中讨生计。如果我将所经历过恶的一面告诉他,恐和他二十几年来在教学经验中完全不同,而难以苟同,也难以体会,因为他完全没有经历过。目前在大都市的电视频道有五、六十个,报纸亦有十多份,每份每天都有数十页,这些媒体为著生存,无不充实内容与别人竞争,无论经济、社会、文化、政治、科技、娱乐……,日日求新求变的报导,因而增加了很多见识,调整了很多以往的观念;又加能多出国,则又实地了解原来有许多认为自已正确的,在别国就不见得是正确了,如此,养成了接受别人的不同意见,尊重别人的见解与权利,也较能体谅别人的“恶”。净土法门的弟子是披阿弥陀佛的宏誓铠,走入大众的。
    凡此种种,端在众生受不同之业报,又因不同的生活环境趣向而致产生不同的见解,对经文切入的角度亦有不同。譬如:
    《无量寿经》第十八愿用“若不生者,不取正觉”。第十九愿用“假令不与”。第二十愿用“不果遂者”。为什么不和第十八愿一样,在“欲生我国”之后,就接“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呢?还有,“当来之世,经道灭尽……随意所愿,皆可得度”,为什么不说皆可“往生”,而说“得度”呢?经道灭尽了,也不知道怎么“自力”哩!
《观无量寿经》以“上品上生”为例,用了“即便往生”与“即得往生”之含义如何?又,第七观“华座观”世尊说要为阿难及韦提希夫人分别解说除苦恼法之后,“说是语时”,三圣即示现住立空中;在说完“下品下生”之后,也是“说是语时”,韦提希夫人与五百侍女,闻佛所说,应时即见极乐世界及三圣。这其中意义如何呢?
    《阿弥陀经》读诵一遍也不过十几分钟,当中世尊呼唤舍利弗达三十六次。我们对子女说话,或亲友相互之间说话十几分钟,及极平常;但,你曾呼唤子女达三十六次吗?这么短的时间内,呼唤三十六次,会是什么心情?
    类如上述,必须深沁吟味体会,乃能豁然意解心开,否则对于“花开见佛”,只是四个文字,在文字堆里挣扎而已,不能体会那是怎么的一回事。
    小于!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有两人在喋喋不休的争论,有一方的声势较大或认为较有道理,但另一方在心里永远都不以为然的!这方有一百个理由,对方就可提出一百零一个理由反对。何苦呢?吃得太饱撑着吗?善导大师在《观经疏》<散善义>就对于有人问他,若解行不同之人,多引经论来相妨,要如何对治彼难?您可以好好详读体会善导大师的开示。况且,世尊在说《法华经》的时候,尚有五千人离席呢!我等又算老几?
自已正饿着(尚在生死轮回),看到别人吃包子,自已在旁边喊烧喊冷(对“即得往生”的旨意说三道四),于自已何益?!

                                                     愿赋 合十敬上
                                                       1999、7、16

上一篇: 欢叙集(2)

下一篇:


Copyright @ 2010 佛本愿极乐之光净土宗网站地图赣ICP备12001269号      南无阿弥陀佛 Design by N.A.D.O  
纯水设备 地磅杜仲茶无锡保洁公司奶茶原料 医院保洁V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