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极乐之光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净宗经典净宗论注净宗要典净宗传承极乐法音感恩念佛莲友专栏庐山龙泉寺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感恩念佛>>念佛往生纪实>>他们已经回家>>
他们已经回家
添加时间:2018-12-18 18:51:30   作者:善喜   点击:182

    一.

    妈妈和爸爸,分别于2018年7月16日和2018年12月13日先后往生西方极乐净土了。

    我们是5月份告诉妈妈病情的,妈妈当时流泪了,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之后的几个月里,妈妈面对死亡的那种坦然,让我们感到吃惊:没有沮丧,没有不甘,没有恐惧,没有不安,没有哭哭啼啼向我们嘱咐这嘱咐那。

    妈妈念佛已经四年多了,明白念佛往生的道理。但妈妈面对生死的境界,还是让我敬佩不已,虽然我不知道南无阿弥陀佛到底给予了妈妈怎样的呵护,能够令妈妈“一切恐惧,为作大安”地超然洒脱。

    一直是我和妹妹照顾着妈妈,眼看着亲爱的妈妈一天一天的消瘦枯萎,我们无能为力,最担心的就是妈妈到后期会承受癌症带来的巨大痛苦。据说:有人曾经想做一项研究,研究癌症病人到底是疼死的,还是器官衰竭而死的。可见,癌症的疼痛有多可怕。所以,我们总是提醒妈妈多念佛。

    我有时问:妈妈,您害不害怕?

    妈妈总是很平静地说:不害怕,都这么大年纪了,怕啥!

    我说:是啊妈妈,我们不害怕,我们有南无阿弥陀佛呢!

    妈妈深深地点头。

    有几次和妈妈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说:妈妈,如果感到不舒服,就念佛,请南无阿弥陀佛早点来接,免得最后痛苦。

    妈妈总是很认真地点头。我自己也常常默默地祈祷:南无阿弥陀佛,妈妈的离去已是必然,既然留不住,就让妈妈早些回家吧,不要让妈妈经历那种常人难以忍受的病痛。

当初复查时,医生告诉我们:随着病情加重,患者将会出现的种种情况,让我们做好相应的准备。幸运的是,妈妈有南无阿弥陀佛大悲愿力的摄受,有南无阿弥陀佛大威神力的加持,直到命终,都没有出现任何预想的那些情况,除了一段时间的呕吐和大便不畅,没有任何身体上的疼痛。我不禁再一次感慨:南无阿弥陀佛,您到底给予了妈妈怎样的呵护,您到底替妈妈担负了多少病苦,让重病的妈妈直到离开都是那样地自在安详。

 

    二.

    2018年的5月20日,就在妈妈病重期间,爸爸突然心力衰竭,5月22日的时候非常危险,远在苏州已经买好火车票的老叔,为了能见到爸爸最后一面,改签了飞机票,于22日晚上9点多,赶到了老家。爸爸当时的情形,我们都以为他等不到我老叔了。幸运的是爸爸那次挺过来了,但是已经完全没有自理能力了。

    父母双双病重,作为儿女的我心理上的痛苦和压力是可想而知的。并且,整个大家庭的氛围都是沉闷的,让人感到窒息。

    那时,除了念佛,我也常常想起相识五年一直却未曾谋面的师父——庐山龙泉寺的住持常敏法师。当时就想,等妈妈走了以后,我一定要去龙泉寺待上一段时间,去那里念佛、拜佛、拜见师父,也借机缓解一下长期压抑的情绪。

    妈妈是7月16日走的。按照习俗,在妈妈离开的第35天和第100天都要去坟地祭奠,分别叫“烧三期”和“烧百”。

    2018年10月22日,正是妈妈走后的一百天。上午给妈妈“烧百”,下午我就踏上了去往庐山龙泉寺的旅途。虽然终于踏上了行程,但内心有一份深深的担心,那就是父亲。

    母亲走后,我们把父亲送到长春广善安养院,由妹妹亲自照顾。因为心衰病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突然出现什么状况,也许一年、两年都会平安无事,也许明天、后天就突然出现状况。万一就在我外出这段时间怎么样,我该怎么办?但既然已经出来了,唯有祈愿南无阿弥陀佛让父亲好好的。

    到寺院后,佛七期间很忙,没有时间想别的。

    佛七之后,有一天我一个人在大殿,想起已经离开的妈妈,想起卧床的父亲,心里很难过。于是向南无阿弥陀佛祈愿,愿南无阿弥陀佛大悲愿力摄受父亲,愿南无阿弥陀佛大威神力加持父亲,让父亲早日结束业报身回归西方极乐净土。

    不可思议的是,大概过了三天,11月7日女儿给我打电话,说我父亲突然一口饭也不吃了,只喝牛奶,恐怕没有多久了。我顿时有些慌乱,因为我已经在那之前买好了11月25日的返程车票,女儿的意思是让我改签车票提前回去。我没有当即决定要不要改签车票,而是给弟弟妹妹打了电话,了解一下父亲的情况。他们说暂时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我告诉他们,父亲不会有事,他会等我。

    我到大殿跪在南无阿弥陀佛面前祈愿:南无阿弥陀佛,我虽然希望父亲早日获得解脱,但请他一定等我回去。

    人世间的遗憾已经太多了,不要让我再多一份遗憾。

    如果父亲走时我不在他身边,那是个遗憾;如果父亲没有什么事,而我刚来寺院十几天就匆匆返回去,也很遗憾。所以,南无阿弥陀佛,一切就由您来安排。

    我相信父亲会等我回去。他会等我!

    父亲小脑萎缩,越来越糊涂了。我希望父亲临终时是清醒的,这样,我们说什么他才会听、会懂。

    在南无阿弥陀佛威神力的加持下,我如愿地、十分安心地在龙泉寺待到25日才离开,26日到家,27日去看父亲。

    父亲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我和父亲说了很多话,他非常清醒,只是没有精神。妹妹告诉我:爸爸今天的状态很不好,前几天不是这样的,不会是真地在等你,你回来他就不行了吧?妹妹还说,爸爸自从不吃饭的这二十来天,不知道为什么不糊涂了。

    仅仅过去半月,12月13日凌晨3点多,父亲突然呼吸急促,被送到观察室,在大众的念佛声中,于6:30分安详往生了。

    从不吃饭那天开始,直到临终,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父亲都是清醒的,而且眼神清澈明亮。

    下葬的那天,为了赶在早上6点到达村里,我们凌晨2点多从长春把父亲的灵柩拉回长岭农村老家。

    在灵车回来的路上,我那二十五岁的侄子看路旁两边的路标,是两排莲花。侄子说,他知道那是路标,但怎么看就是两排莲花。

    我妹妹听了激动得哭了,因为我爸爸并不像妈妈那样一直念佛。    

    南无阿弥陀佛!我所有祈祷的愿望,南无阿弥陀佛都一一满足了。

    南无大慈大悲大愿大力接引导师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上一篇:

下一篇: 当无常来临


Copyright @ 2010 佛本愿极乐之光净土宗网站地图赣ICP备12001269号      南无阿弥陀佛 Design by N.A.D.O  
纯水设备 地磅杜仲茶无锡保洁公司奶茶原料 医院保洁V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