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极乐之光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净宗经典净宗论注净宗要典净宗传承极乐法音感恩念佛莲友专栏莲友留言莲友博客净宗论坛庐山龙泉寺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净宗要典>>净宗要典(二)>>莲如上人一代记闻书.>>
莲如上人一代记闻书.
添加时间:   作者:   点击:10555

 一、信心是正因

(一)、信心作礼物

    因为莲如上人预定十二月六日前往富田家,所以五日晚上有很多人来。上人问:【今晚何事这么多人来?】顺誓回禀说:【实是多日来之听闻,为了表达谢意;又您明日将有远行,所以想见一面,并作除夕之礼。】此时莲如上人说:无益的除夕之礼啊!除夕之礼,应以信心为礼。

(二)、本宗之肝要

   讲说本宗之法门时,应表明本宗之正意在于【信心之一义】,此是肝要。

(三)、获信有几人

   一日,笃志于佛法的人,多位聚集,莲如上人问他们说:你们当中,得信心者,究竟有几人?应该有一个或两个吧!

   事后闻者都说:【吓破胆!】

(四)、无信即是恶

    证如上人说: 以不取信为恶,故唯有取信。 善知识所说的恶,是以无信为恶。

    莲如上人曾向某人说:【你真是无法形容的恶!】那人说:【无论何事,我都想依您的指示去做,但不知什么是恶?】上人答:【绝对的恶,难道无信不是恶吗?】

(五)、一次是一生

    一次之愿,即是一生之愿;一次起信,即是一生起信。因为若是当下命终,即成一生之愿。

(六)、安心之相续

    莲如上人说:所谓【获得一念信心后之相续】,并非两件事,而是相续最初所发起的安心;此尊贵一念之心的贯彻,谓之【常怀忆念心】,亦谓【报谢佛恩】。

    所以发起归命之一念最重要。

(七)、圣教与安心

    虽然广学圣教,若不确实决定他力之安心,也是徒然。信【归命弥陀,决定往生。】无二心,彻至临终,就能往生。

(八)、无生之生

    所谓【无生之生】即是往生极乐,不再轮回三界,故极乐之生即是无生之生。

(九)获信者稀少

    所谓:理解本宗之义者虽有,闻得之人则稀。

    其意谓:获信之机稀。

(十)难信之法

    莲如上人说:现在说死就死者有之,但说得信就得信者欲无。

(十一)、既有谤者,决定往生

    莲如上人说:佛已预言:【有信有谤】。故今日若只有信者而没有谤者,则反而会怀疑:【为何预言:有信有谤?】已有谤者,则【信者必然往生决定】。

(十二)、解知与信知

    《安心决定钞》言:久持他力之愿行在身,欲被无益之自力执拗心所缚,而空流转。

    有人不知其意而问,莲如上人回答:这是听懂道理,而不是信心。

(十三)、佛心之莲花

    《安心决定钞》言:弥陀之大悲,充满彼常没众生之胸中。

    有人对此不审而请开示,莲如上人解释说:佛心之莲花唯有开在众生之心中;弥陀身心之功德,满入于法界众生,充满于身内,也充满于心底。

    然而这只是指【领解的心中】而言。

 

二、念佛是报恩 

(一)、自力与他力 

    明应二年(一四九三)元旦,劝修寺村的道德来拜年,莲如上人说:道德!你几岁了?道德!要念佛!

    自力的念佛是数目念得多,想以念佛的功德求佛救度的称念;他力的念佛是归命弥陀的一念发起时,不隔时日,当下即蒙救度,此后之念佛是因为充满被救的感谢与喜悦之情,而念出【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而已,毫不掺杂自力。

    故他力即是弥陀本愿力,这一念的信心,彻至临终而往生。

(二)、作课的观念 

    十月二十八日亲鸾大师忌辰之夜,法会之际,莲如上人恳切而反覆地开示说:诸位莲友!作早晚课时诵念《正信偈》、《和赞》,如想将这些回向给佛、祖师,是不应该的。他宗也有早晚课,但都用来回向。但本宗不然,为了使我们充分地领解他力信心,所以亲鸾大师撰写赞偈,尤其是七高僧的论释之意旨,在《和赞》有详细说明,课诵时充分了解这些恩德,感到【啊!尊贵呀!】而念佛,将深重的佛恩,在佛前作欢喜、报谢的表达,即是本宗作课之意。

(三)、正确的作课 

    莲如上人向大众问说:【早晚诵念《正信偈》、《和赞》,并且念佛,是成为往生之因呢?或不成为往生之因?】

    有的回答:【成为往生之因】;有的回答:【不成为往生之因】。

    莲如上人说: 都不对!《正信偈》也好,《和赞》也好,都在开示众生一念归命阿弥陀佛,而救度后生的道理,充分地听闻这些义理,而获得信心,难得呀!真感谢呀!”地在祖师之前表达欢喜报谢之情,即是早晚的课诵。】


(四)、报恩之念佛 

    莲如上人说:任凭弥陀,被救决定,有【蒙救度真感谢】的喜悦之心,此喜悦之念佛,即是报谢佛恩。

(五)、信后之念佛

    《报恩讲式》言:忆念称名有勇

    莲如上人解释说:称名是踊跃的念佛。信之后欢欣雀跃地念佛。

    (编注:《报恩讲式》是觉如上人的汉文著作,收录於《大正大藏经》第八十三册。)

(六)、佛嫌自力念佛

  《正像末和赞》言:真实信心之称名乃是弥陀回向法  故名之谓不回向自力称念被嫌贬

    上人解释此赞之意说:【归命之心】与【觉得尊贵感谢而忆佛念佛之心】都是弥陀所赐与,所以认为必须如何如何地念佛,这是自力,被佛所嫌。

(七)、信心即是念佛

   莲如上人说:信心决定之后,感到尊贵而念佛,或忽然而念佛,都具足佛恩。若是他宗,或者为父母,或者为其他事等等而念佛。但本宗以归命弥陀之信心即是念佛,此信后之称名,无论如何,都成为报谢佛恩。

(八)、报谢之称名 

    莲如上人说:南无阿弥陀佛的六字名号有大善大功德,故他宗以称念之功德回向给诸佛菩萨及诸天,将这功德当作自己之所有物。

    但本宗不然,如果这六字名号是我的,才能以称念之功德回向给诸佛菩萨,但六字名号完全是弥陀所惠赐,所以若能一念一心任凭弥陀的救度,便立即被救,之后只是【难得啊!可贵啊!】之感恩的念佛而已。

(九)、打死蜜蜂的念佛

   在山科之南殿时,有人打死了蜜蜂,不知不觉地称念佛号。莲如上人问:【现在你是以何心而念佛?】那人回答:【只是感到可怜而念佛。”】上人说:信心之人,无论任何事,他的念佛是报谢之心,都是为了报谢佛恩,应知。

(十)、打开门帘的念佛 

    在山科之南殿时,莲如上人打开门帘,【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地念著佛号而进入时,问法敬说:【法敬!你知道我现在念佛的心情吗?】【不知道。”】

    上人说:这是我对救度的佛恩感到喜悦与尊贵的心情。

(十一)、都是报谢心

   莲如上人说:佛法不可有赠献的心,亦即想做一事去迎合佛意的心。於佛法上,不管何事,应存报谢的心去做。

三、归命的信心

(一)、果后之方便 

   久远劫之古佛即是阿弥陀佛,依果后之方便而发度生之誓愿。

(二)、思维之巅峰 

   可谓【思维之巅峰】的除了阿弥陀佛五劫思维之本愿,此外别无。与此思维的道理同心即可成佛,同心亦非别事,而是机法一体的道理。

(三)、他力之一心 

    莲如上人说:所谓【一心】:是归命弥陀,与弥陀之佛心成为一体。

(四)、 他力之回向

   莲如上人说:所谓【回向】:是指阿弥陀佛之救度众生。


(五)、感通弥陀心 

    莲如上人说:【南无】就是【归命】,此归命就是【任凭救度】之意;此任凭救度的【归命心】,即是感通【弥陀发愿回向心】。

(六)、南无与回向 

    莲如上人说:【南无】就是【归命】,【归命】就是众生归顺弥陀的一念信心。【发愿回向】就是弥陀对於信顺之机,立即给予大善大功德。其体即是【南无阿弥陀佛】。

(七)、获上品功德 

    莲如上人说:人不必任何辛劳即能获上品功德,无过於归命弥陀而成佛。

(八)、所谓不可思议 

    法敬向莲如上人禀告说:您亲手写的六字名号,不慎被火烧成灰烬,灰烬中显出六尊佛,真是不可思议啊!

    莲如上人回答说:这并非不可思议,佛成为佛,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罪恶凡夫,仅以归命弥陀之一念而成佛,才是不可思议。

(九)、真实之宝 

    莲如上人说:归命弥陀的人,即成为南无阿弥陀佛的主人;成为南无阿弥陀佛的主人,就是获得信心。

    本宗所谓的真实之宝,就是南无阿弥陀佛,亦即是一念的信心。

(十)、名号是证据 

    实如上人说:凡夫之往生,唯归命弥陀之一念便完全具足,其证据是【南无阿弥陀佛】,十方诸佛是证人。

(十一)、内心与外相 

    有人对於法然上人所说的【念声是一】不很了解而请开示。莲如上人解释说:

    谚谓:【有心於内,现色於外】。所领受的信心之体是【南无阿弥陀佛】,故心与口亦成一体。

四、信心的欢喜

(一)、一人亦喜之信 

    莲如上人说: 莲友之前显露喜悦,这是名闻;若是信心,则虽一人亦喜。

(二)、不能喜悦之因 

    未获信而想喜悦,如以线缝物,未打结,白白地穿过去。若不得信而想喜悦,是徒然之事。

    但弥陀并未说:【要喜悦才救度】,而是【救度归命的众生】之本愿故。

(三)、佛恩之欢喜 

   受佛法熏育的人,任何事,悲伤的事也好,不如意的事也好,凡事若想到后生一大事之被救,便能心多欢喜,这是佛恩。

(四)、取舍皆佛恩 

    任何事,会想到善事,是佛恩;会想到是恶事而舍弃,也是佛恩。凡夫本来易恶难善,而信心之人会舍恶取善,是弥陀之力的加被。故取与舍,任何事,都是佛恩。

(五)、永远不饱足

   任何事物都会有饱足之时,唯有成佛及感受弥陀之恩惠的喜悦,则永无饱足。烧亦不失之重宝,即是【南无阿弥陀佛】。

    故弥陀广大之慈悲,真是殊胜。只要看到有信的人即感尊贵,真是非比寻常的慈悲。

(六)、人不贵法贵

    莲如上人说:信心决定的人,不论是谁,乍看即感尊贵;此非其人尊贵,而是获得佛智之故。因此,我们更应知道弥陀佛智之尊贵。

(七)、仰之弥高 

    论语言:【仰之弥高,钻之弥坚】。钻之方知其坚。若信本愿,则知其殊性,愈信则愈知其尊贵、难得而增长欢喜之心。

(八)、谦虚之法悦

    莲如上人说:自以为懂,就是不懂;自以为不懂,就是懂。心有弥陀救度的喜悦,就是懂。丝毫不可自以为懂。

(九)、傲慢与谦虚 

    虽然只讲了一言一句的法门,一般人都认为是【自己】所理解的;但信心的人,只想自己是愚恶无智,又想到报谢,因感谢之馀而向人讲说法门。

(十)、莫存自我心 

    认为【只有我】的那种独觉心是可耻的。

    若有信心,也是领受佛的慈悲之故,不会想【只有我】。

    并且遇【触光柔软】时,此心也会柔和。

    因此,缘觉是独觉之悟,所以不能成佛。

(十一)、触光柔软 

    获得信心后,接人待物,自然柔和不粗,合於触光柔软之愿故。若无信,则我执坚固,言语粗劣,必起争端,真是可耻可贱,应知。

五、教化与信心

(一)、教化与信心

    莲如上人说:教化之人,应先决定信心,之后讲说圣教,才能使闻者取信。

(二)、僧人的反省 

    莲如上人说:僧人是连别人也劝化,但若不能劝化自身,是很可耻的。

(三)、自身先劝化 

    世上没有比自己的妻子更可爱可怜愍,若连妻子也不予劝化,是太耻辱了;但若无宿善,则无力量;因此,无论如何,自己一身,要先劝化。

(四)、自己没有怎能给人

    莲如上人说:自己都没信,而要劝人信,如同自己没东西,而要给人东西,别人不会认同。

    又说:圣教言:【自信教人信】。自己应先信心决定,然后也教导他人信心决定,这才成为报谢佛恩。自己安心决定之后的教化,就是【大悲传普化】的意义。

(五)、舍身之教化 

    莲如上人说:即使真有一人取信,也要舍身去教化,那绝不会白费。

(六)、一宗之繁昌

    所谓【一宗之繁昌】,并非人多势盛;即使一人获信,便是【一宗之繁昌】。

    故《报恩讲式》言:【专修正行之繁昌,成於遗弟之念力。】

(七)、应知废立

    莲如上人说:不可认为方便不好,应详细知道【以方便开显真实】的【废立之义】。依弥陀、释迦、善知识的善巧方便,而获得真实的信心。

(八)、幼童持剑 

     莲如上人说:无信而把持大事之圣教,如幼童持剑。 剑虽重宝,不谙用法,非割则伤;知用之人持之,方成重宝。

(九)、身轻恩重 

    信心决定的人:於佛法之处,应以身为轻;於佛法之恩,应从心敬重。

六、罪业与救度

(一)罪业与救度

    顺誓问:《御文》言:【一念发起处,罪皆消灭,住於正定聚不退之位。】又言:【人命生存之间则有罪。】此二似乎相违,其意如何?

    上人答:【一念发起处,罪皆消灭】者:以一念信心之力,往生决定时,罪不成为往生的障碍,故如同无罪;然而只要命在娑婆,都会造罪。顺誓!难道你已证悟而无罪?圣教里是说:【一念之处罪消】。

    接著上人又殷勤解说:与其议论罪之有无,不如一再地反问是否获得信心。是罪消而后被救,或罪未消而被救,这都是弥陀的事,不是我的事。只有信心最重要。

(二)、讨论罪无益

  莲如上人说:一念发起,往生决定;罪灭而救度,或罪不灭而救度,是阿弥陀佛的事,故讨论罪是无益的。弥陀的救度,是以信顺的众生为本。

(三)、信力即愿力 

     莲如上人说:【信心】即是一念归命弥陀时,立即被救度,其相即是【南无阿弥陀佛】。不管罪如何深,依一念之信力而被消除。故《真要钞》(存觉)亦言:【无始以来,轮回六道的妄业,一念归命南无阿弥陀佛,即被佛智不可思议之力所灭。】

(四)、证据是名号 

    在南殿很多人聚集,讨论各自心中所想的。莲如上人出来说:在讨论些什么呢?只有舍掉任何筹量、顾虑,一心无疑地信顺弥陀而已。往生是由弥陀所定的,其证据是【南无阿弥陀佛】,此外还有什么事可由自己计度的呢?

    上人的解说就是如此的明快,若有不审,或其他事,只要一言半句,就能解明。

(五)、烦恼的根机 

    沈没於爱欲广海迷惑於名利大山

    不喜入定聚之数不快近真证之证

    有人对此亲鸾大师的述怀不易了解,而讨论著:【既然沈没於爱欲广海,还能往生吗?又不喜入定聚之数岂非不能往生?】

    莲如上人从旁听到,便开示说:爱欲也好,名利也好,都是烦恼,这被烦恼所覆的根机,而这样那样地筹虑担忧,认为能往生或不能往生,这是杂修。

    唯有”,此外别无。

(六)、无碍之白道 

    人身有眼耳鼻舌身意之六贼,以夺善心之宝,但这是诸行万善之法门而谈的。

    念佛不然,得佛智之信心故,念嗔痴之烦恼,以佛愿力,立即消灭。故言:【念嗔烦恼中,能生清净愿往生心。】(善导大师《观经疏》)

    《正信偈》亦言:譬如日光覆云雾云雾之下明无暗

(七)、佛力之所作

    莲如上人说:弥陀光明就像烘干湿物,由外面干到内面,这是日光之力。同样地,无明烦恼的凡夫,能发起决定的信心,这完全是佛力之所作;即使罪障亦依弥陀之光明而消灭。

(八)、摄取不舍之梦 

    住在德大寺的唯莲师,想知道【摄取不舍】的道理,而到云居寺向本尊阿弥陀佛祈愿,以七日为限;於圆满日之夜,梦见阿弥陀佛来到唯莲师身边,伸手握住唯莲师手腕不放,并开金口出声说:【这就是{摄取不舍}】。唯莲师一时惊慌,想要挣脱,但弥陀紧紧握住不离。因而知道【摄取】就是握住想逃的人不使离开。

    莲如上人在赞叹解释【摄取不舍】之文时,引用这个例子作为说明。

(九)、光明之摄取 

     莲如上人说:归顺弥陀之人,其身被南无阿弥陀佛围绕保护。故应知【冥加】。

(十)、契合冥加

   莲如上人病中,兼誉、兼缘侍候时问:【如何做才能蒙受冥加?】

     上人答:蒙受冥加,即是归命弥陀。

(十一)、冥加之内 

    莲如上人说:一心归命弥陀的人,应知【弥陀最知道他的心】,知道弥陀凡事皆知,故於弥陀之冥加,应心生敬畏。

(十二)、 敬畏冥见 

    不可只顾虑同行同侣之眼目,而不敬畏冥见。

    我虽不知,佛常见我,故应敬畏冥见。

(十三)、责心与安慰

   莲如上人说:心不可放任,而要制御。若认为佛法是心的障碍物,但只要有信心,就有安慰。

(十四)、不可放逸无惭 

    莲如上人说:谚谓:【教其咀嚼,不教其囵吞。】带妻子,服鱼鸟,罪障之身,如此之人,不可认为有慈悲的救度,而更放逸无惭。

(十五)、应策励内心

    身口虽相似,但内心不符;故应随各人本分,反省内心,自我策励。

七、听闻为第一

(一)、放下工作去听闻 

    莲如上人说:佛法是要拨出世间的时间去听闻,若想等工作有闲暇再去听闻,是很可悲的观念。佛法是不讲明天的。《和赞》开示说:假使大千界 充满烈火炎 亦过闻佛名即得永不退

(二)、水能穿石 

    至坚者石,至软者水,水能穿石。

    古词言:心源若彻,菩提觉道,何事不成。

    即使再怎样地不信,若系心听闻,因慈悲故,终可获信。

    唯有佛法,极於听闻。

(三)、 听同一件事 

    常听闻同一件事,总认为是【新的、第一次的】,这是信心之上应有的心情。

    然而一般人却只想听闻新奇的。

    即使同一件事,不管听闻几次,要有【新的,第一次才听闻】的观念。

(四)、听闻决窍处 

    法敬说:闻法时不可什么都相同的听闻,听闻要听决窍,亦即闻其要点之处。

(五)、佛法无厌足 

    对佛法若无厌足,则能闻信法之不思议。

    就此实如上人说:譬如世俗之人,对自己喜好的事,即使知道了,还想知道,所以向人问,一听再听,还想要听,不会饱足。佛法亦然,虽经几次听闻,也不会厌足,即使知道了,还想再知道。法义之事,不管几次,也要向人问清楚。

(六)、沉笼於水中

    有莲友表达他的心情说:【我的心如同蓝子装水,听闻佛法时,内心充满感谢与尊贵;但法筵一散,又回复原来的心。】莲如上人开示他说:把蓝子浸入水中。即是:应将此身浸置於佛法中。

    又说:万事皆以无信为恶,善知识所说之恶,是指无信为恶。

(七)、错误的听闻 

    莲如上人说:虽说是听闻,一般人不想是为了自己,而往往怀有【记住一言半句,以转售他人】的心。

(八)、目的是取信 

    莲如上人说:听闻佛法,想修心养性者有之,但想取信的人却没有。

(九)、取信者无 

    莲如上人说:想【热心听闻】的人有,想【取信】的人没有。故闻极乐之乐,为乐故愿生者,也不会成佛。唯有归命弥陀的人才能成佛。

    (编注:《净土论注》言:“但闻彼国土受乐无间,为乐故愿生者,亦当不得往生。”)

(十)、一颗殷重心 

    莲如上人说:有【远者近,近者远】之理。谚谓【灯台之下暗】。有常闻佛法的缘,厚蒙福报,反而不能珍视,而以为平常,结果疏忽法义;住在远方的人,想闻佛法,会起珍重追求的心。佛法要有珍重追求的心,始能真切听闻。

(十一)、时节到来

  莲如上人说:所谓【时节到来】是指曾经用过心思之后,事情成就,才可说是【时节到来】;若毫无用心,而事情完成,就不说是【时节到来】。用心於听闻之后,才有【宿善、无宿善】之可言。然而,不管有宿善、无宿善;【信心】者,【极於听闻】之事也。

(十二)、听闻与宿善 

    莲如上人说:有阳气,有阴气。向著阳气的花早开,向著阴气的花迟开。同样的,宿善也有迟速,故有【已、今、当】之往生。遇弥陀光明,有早开之人,也有迟开之人。总之,不管迟速,信与不信,都要热心听闻佛法。并解释已、今、当之意说:有昨日获信之人,也有今日获信之人,与明日获信之人。

(十三)、宿缘与宿善

    他宗以遇法为【宿缘】,本宗以获信为【宿善】。

     获信最重要。

     因本愿之法不漏群机,故弥陀之教亦谓弘教”。

(十四)、宿善难有可贵

    莲如上人说:世人谓:【宿善可贺】,此说不妥,本宗谓:【宿善难有】,此说很妥。

(十五)、没有比习惯更可怕 

    田间小雀偷吃谷架设响板欲驱之

    听惯响声吓不走日久群栖响板上 

    上人常引用这首和歌说:一般人都是听惯了响板声的麻雀。

八、座谈很重要

(一)、一味之安心

    享禄一年十二月八日夜,兼缘梦见莲如上人写了一篇文章给他,文中有梅干的譬喻如下:说到梅干梅干时闻者口中皆酸味  一味安心亦如是同一念佛无别道

(二)、愚者三人,智者一人 

    谚谓:【愚者三人,智者一人。】

    任何事若能相聚商谈,便有受益;於佛法上,更是重要。

(三)、 讨论很重要 

    莲如上人说:即使听闻一言一句,但一般人都任意听闻,妄自阐释。因此,必须正确听闻,并亲近同行,表达心得,与之讨论。

(四)、相聚讨论 

    一天莲如上人说法完后,向四、五位公子们说:闻法之后,四、五人要相聚讨论,即使五人,所听也会不同,所以要好好讨论。

(五)、要说出话来 

    莲如上人说:要说话!要说话!不说话而缄默的人最可怕。不管信与不信,唯有说话。若开口说话,就能听到心底,也能受人匡正,故唯有说话。

(六)、坦率地说出

    莲如上人说:不论世间或佛法,人要轻快、明朗地才好。

    上人不希望人沉默,说:不说话不好。

    又说:低声细语不好。

(七)、默默无语者

    莲如上人说:讨论佛法时,默不作声者,无信之故。或者心中巧妙思量而发言;或者讲些其他的事,此皆无信之故。若有信,自然形於色,出於口。心中感觉喜悦就表白喜悦,寒就说寒,热就说热,如实的说出心情。於法筵中,默默不语者,无信之故。又得信之后,也不可疏忽,应接近同行,详细讨论,就不致於疏忽。

(八)、真实与装饰 

    莲如上人说:一直还没获得信心,能够不掩饰地表达出来,是很好的。但若内心无信,却装著安心的模样,口中也讲信心之人所讲的话,如此混淆而空过一生,一想到这种人,就感到悲痛。

(九)、不要掩饰 

    没获信的人再怎样地表露有信心的模样,但依然一日一日接近地狱。内心之信与不信,外表看不出来,但在严肃的因果定律之下,每日却在接近地狱。

    不要想还有很长的寿命,要想只有今天一天。

    犹如电光朝露、无常短促的人生,於一大事的解决,切勿等闲视之。

(十)、叹心口各异 

    座谈会上所发表的话,如同有信心的人,如此外表蒙混而损失往生之大事,实感悲叹。

(十一)、不获信即成徒然 

    烹调高贵珍物,经营款待,若宾客不食,即成白做。

    虽与同行相聚,赞叹佛法,若无取信之人,则如同不食珍味。

(十二)、言语要简明 

    法敬是个只依安心的情形而教化的人,总是喜欢引用善导大师六字释的【言南无者】之语;莲如上人提醒他说【这也可以缩短】。意谓:言语要少,安心是什么就讲什么。

九、读经的心态

(一)、挂破、读破 

    莲如上人以对句说:本尊要挂破圣教要读破

(二)、读圣教之诀

  莲如上人说:读任何圣教,若以【这也是他力信心,那也是他力信心】的观点去读,则不会有错。

(三)、读经的心态

  阅读圣教,若不专心,究竟无益。

    莲如上人说:圣教必须心不旁骛且反覆的阅读。

    又说:书读百遍,其义自得。

    此点应该留意。凡是圣教应依照字句去理解,并且遵守师传、口授;切勿自我解释。

(四)、读圣教不知圣教 

    莲如上人说:有读圣教而不知圣教;有不读圣教而知圣教。虽是目不识丁的愚人,若请人读圣教,因听闻而获信,即是不读圣教而知圣教;又虽然会读圣教,但不是真心读,也不知法义,即是读圣教不知圣教。

(五)、自信教人信 

    【自信教人信】之道理也。

    此句莲如上人解释说:并非读圣教所说的佛法,是听了尼入道之流的【尊贵啊!感谢啊!】等信心欢喜的话而使人获信。虽是什么都不知的愚者,佛的加被力之故,听闻尼入道等人喜悦的表达,也能使人获信。虽然会读圣教,以名闻为先,心中无法,所以不能受人信用。

    (编注:【尼入道】:指不识字,没知识的人。)

(六)、无信不可靠

    莲如上人又说:世间上之识时宜者,都被人称为好人,但他若无信心,我们就应怀戒心,不可信靠;即使瞎眼驼背的人,若有信心,也值得信靠。

(七)、学习的次第

    莲如上人说:孩子在幼少时先要让他读圣教。  学读  

    读过以后,若不复习,不能受益。  复习

    将懂事成人时,再怎样字正腔圆的读,但重要的是在於理解其义理。 — 辨义

   再怎样深记文释,理解义理,若无信心,也是徒然。 — 获信

十、学佛趁年青

(一)、学佛趁年青 

    学佛要趁年轻,年老既行动不便,又贪睡;故唯有趁年轻时努力学佛。

(二)、佛法不讲明天 

    莲如上人常说:凡是事关佛法,则每件事应心存畏慎,事无大小,都不可轻率疏忽。  

    又说:佛法是不讲明天的,佛法的事要急。

(三)、后生勿疏忽 

    莲如上人说:不论贵贱老幼,后生一大事若疏忽,则大损失。

(四)、每人各自凌越 

    圆如说:往生是每人各自的凌越。每人各自深信佛法而救度后生。认为他人之事,是不知自身。

(五)、锐利的批判 

    莲如上人曾说:界的日向屋虽是三十万贯的富豪,但死了不能成佛;大和的了妙,虽是连一件单衣也没得穿的贫人,但这次将成佛。

    (编注:“界”:大阪的富商区。“日向屋”:店号。在此指店主。)

(六)、无碍之法喜 

    莲如上人向兼缘说:即使编著木皮缠身,贫穷得无以为生计,也不必悲伤,应该为归命弥陀的一念之被救,而感到欢喜。

(七)、佛法为主 

    莲如上人说:应以【佛法为主,世间为客。】先为佛法,至於世间俗事,有了时间再去做。

(八)、佛法要微细

  莲如上人说:对世间俗事无微不至地加以用心,而对佛法反而疏略,实在不好。佛法是大事,应该运心绵密,微细注意。

(九)、忽以世俗心 

    莲如上人说:本宗无论做任何事,都不可抱著世俗心;任何事都应以佛法的立场来处理。

(十)、种子不朽

   嗜好佛法而藏有佛书的家庭,会出现学佛的子弟。

    虽只一次用心於佛法,之后忘记了,也会因某种机缘,而再度追求佛法。

十一、随顺善知识

(一)、全依亲鸾 

    有人对亲鸾大师在世时的某些事不了解而问莲如上人,上人回答说: 

    我也不知,不过无论任何事情,即使不知道,也完全依亲鸾大师所作的去作。

(二)、忘己之信顺 

    莲如上人说:谚谓:【思君则思我】。 随顺善知识的言教,自己也能获得信心,而往生极乐。

(三)、无条件服从 

    对善知识所讲的话,抱著【是吗?能成吗?】等怀疑之心,真是可叹。

    即使不能成,但既是善知识所讲的,就应该想【能成就】。连凡夫之身都能成佛,则无论何事,可以认为有【不能成】的吗? 就此事,不禁想到赤尾的道宗所表达的事。

    一天莲如上人问道宗说:【道宗!独自一人去填平琵琶湖吧!【是的!好。】

    既是善知识之言,有不能成的吗!

(四)、师友重要,教义重要 

    莲如上人说:应亲近同行、善知识。《往生礼赞》(善导)明言:【不亲近者,杂行之失也。】 若近恶人,虽想不受感梁,不知不觉间,恶事成就;故应驯近善知识。

    俗典也说:【人之善恶由近习。】

    又说:【欲知其人,先观其友。】

    【宁与善人为敌,不与恶人为友。】

(五)、崇敬善知识 

    有人向莲如上人请示说:【一念之信心虽然决定,但往往对善知识之言语疏略,不知如何是好?】

    上人回答说:信心决定,更应有崇敬的心,但凡夫之心难免如此。若心中起这念头时,应该想到惭愧而改正。

(六)、见理折情 

    莲如上人说:人都有不肯输人的心,有此心就能凡事学习而有上进。但佛法是无我的,应该逊让他人而取信心。见理折情,才是佛的慈悲。

(七)、亲近信心人

  亲近佛法者,无一损失,即使佛法者言行奇异,也要认为其心底藏有佛法,能如此想,则对自己有大福德。

(八)、仿效信者 

    莲如上人说:与其模仿恶人,不如模仿信心决定的人。

(九)、舍身求道 

    莲如上人说:见到信心决定的人,若想:【非如他不可】,必能成;若想:【因为他才能成】的断念,是卑劣的想法。佛法是从舍身渴求之心,而获得【信】。

(十)、问所知之事 

   《净土见闻集》言:【平素认为知道的事,遇善知识,若能提出来问,便有受益。】

    就此莲如上人说:【将认为知道的事提出来问,便有受益。】这句话真是殊胜之语。

    又说:若问所不知的,则更为殊胜。

(十一)、不耻下问 

    莲如上人常说:佛法之义,要详细问人;有事也要向人请教。

    至於【去问谁呢?】上人答:只要是佛法,不分上下,谁都可问。佛法一事,常有看似不知,其实知道的人。

(十二)、不审与不知 

    莲如上人说:【不审】与一向【不知】是有差别的。若是【不知】就不可说【不审】。分别事物:【那是什么样,这是如何】等,并非很明白的叫作【不审】;若是连底细都不知的事,就不可乱说【不审】。

(十三)、见过知省 

    发现到修行者的过失时,应该反省:【连他都有这过失,那我更应谨慎。】因而自戒。但不可认为:【连他都会犯了,何况是我。】若作此想,则太卑贱。

(十四)、过失太大

    莲如上人说:见他人之过易,见自己之过难。一旦发觉自己有过时,便应反省:【一定是过错太大,所以连自己都发觉。】而从心中改正。应该信用他人的话,因为自己之恶很难自觉。

十二、莲如的悲心

(一)、切身之悲痛 

    莲如上人齿痛,屡次【啊!啊!】地闭目叹息;大家想一定很痛苦。不久开口说:想起无信之人,便有身被割裂般的悲痛。

(二)病床述怀

  莲如上人在病中时说:我自己对任何事都已不挂念,只是你们兄弟之中,或者有谁没起信,我便感到悲伤。一般人临终时,若还有挂念,则是障碍;但我对往生已无障碍,只有为无信之人感到悲叹。

(三)、不见无信者 

    从明应七年(一四九八)的夏天,一直生病之故,五月七日,莲如上人说:【我想去向亲鸾大师(遗像)作今生最后的告别。】便决定上京都。不久又说:无信心者,大师不会想见面;若是获信的人,即使召见,也要请来见一面。

(四)、一生之愿望 

    莲如上人独言独语地说:不管听到任何事,都不能使我称心适意;最想听的是有人获信,即使是一个人。

    又说:我一生的愿望是使人获信。

(五)、无信之悲叹 

    我自己对任何事情,只要想做的,虽然不能立即成就,但尽力去做,没有不完成的。

    但我一生之愿望的本怀是使人获信,只有他人之无信心,很感悲叹。

(六)、杂修堕地狱 

    莲如上人看到天王寺土塔会时说:看到那么多的人都会堕入地狱,不禁感到悲怜。

    又说:其中若有本宗门徒,就会成佛。

    这又是一句值得感谢的垂示。

(七)愤曲说佛法 

    听说奥州有人曲说本宗教义,莲如上人请来奥州的净佑,见面时格外地生气,咬牙切齿地说:【哎!哎!竟敢曲说亲鸾大师的教义,真是卑鄙!可恶!】接著又说【即使碎尸万段,也还不够。】又说:【曲说佛法,最为卑鄙!】

(八)、平起平坐 

    莲如上人说:我放弃身分,跟大家平起平坐,一者亲鸾大师曾说:【四海之内,信心之人皆兄弟】之故,我依这句话去实行;再则,同座时彼此亲切,好让大家毫无顾虑地发问。使大家能够获得信心,这才是我的愿望。

(九)、信者皆兄弟 

    莲如上人对法敬说:【法敬与我是兄弟呀!】法敬回答:【这即使蒙佛加被,也不敢当!】莲如上人说:获信的人,先往生的是兄,后往生的是弟。所以法敬是兄弟呀? 可谓:【获得同一佛恩者,信心一致故,四海皆兄弟。】

    (编注:《往生论注》言:“同一念佛无别道,远通四海皆兄弟。”)

(十)、上人的劳苦 

    莲如上人偶而将脚伸出来给莲友们看,脚被草鞋绳咬入的痕迹历然可睹。上人说:【就是如此地不惜辛劳,走遍京城、乡村,宣扬佛法。】

(十一)、只要为佛法

   莲如上人说:只要是为了佛法,任何辛劳也不觉得是辛劳。

    上人凡事都切实、辛勤地处理。

(十二)、反省背后言

   法敬转述莲如上人的话说:一般人对不当面直说,而在背后批评,都会发怒;但我不那么想。凡是在我面前不便直说的,请在我背后指责,好让我辗转听到,以便改正我的心。

(十三)、物须活用於佛法 

    莲如上人说:使用在世俗上的财物,等於耗用佛物,应感怖畏。反之,若是为了兴隆佛法,则再怎样使用财物,即不觉厌足,且成报谢佛恩。

(十四)、佛祖寄托物 

    莲如上人对於门徒供养之物,常在法衣内合掌拜谢,认为是佛物。

    又认为所接受的都是佛物,所以连自己吃穿之物,若不慎被脚触到,都会顶戴,以示愧谢。

    曾说:我以为门徒的供养物都是亲鸾大师所赐与的。

(十五)、如来之物 

    一天莲如上人经过走廊时,看到掉在地上的纸片,随口说:【太糟踏佛物了】,便恭谨地两手拾起,高举头上。

    又说:【总之,所有东西,即使象纸片等物,若能想是佛物,就不会糟踏。】

十三、御文如佛说

(一)、弥陀之直说 

    亲鸾大师的宗旨完全依据阿弥陀佛的教理,所以《御文》如同阿弥陀佛的直说。

(二)、如来之直说

   应该认为《御文》是如来的直说。

    法然上人之传记亦言:见其形者法然,闻其词者弥陀之直说。

(三)、信一念重要 

    亲鸾大师之一宗,信一念之处最重要,【信】之一事,虽代代弘扬,但如何信,一般人不是很清楚;直到莲如上人时,才撰写《御文》,明白地开示【舍弃杂行,一心归命弥陀,以救度后生。】故尊称莲如上人为【再兴上人】。

(四)、上人的大自信

    莲如上人病中时向庆闻说:【请你读诵圣教给我听。】【读诵《御文》好吗?】【很好!请读。】於是选三封《御文》,各读两遍共六遍。

    莲如上人回味地说:【虽是我所写的信,也很殊胜啊!】

(五)、凡夫往生之镜 

    莲如上人说:《御文》正是凡夫往生之镜。有人以为《御文》之外另有法门,那是很大的错误。

(六)、御文之尊贵

   关於《御文》,莲如上人曾说:【於圣教有错读、错解、或难解处;但《御文》则不致如此。】

    真是慈悲之极。若闻《御文》而依然不知,是无宿善之机。

(七)、即使御文章 

    有人怀著疑惑问法敬:【像你那样地深入佛法,但令堂却不信,是什么原因呢?】

    【你的疑惑,理所当然;我早晚都读《御文》给家母听,并且讲说法义,但家母依然无动於衷!到底法敬要如何作才好呢?】
                             

                                           全文完 

 

上一篇: 叹德文

下一篇: 执持钞


Copyright @ 2010 佛本愿极乐之光净土宗网站地图赣ICP备12001269号      南无阿弥陀佛 Design by N.A.D.O  
纯水设备 地磅杜仲茶无锡保洁公司奶茶原料 医院保洁VR